蒼月的海那樣的靜
文章作者:刺刀 文章來源:www.yjdnvz.icu 更新時間:2015-5-24 7:27:02 
在南辰帶著偶回沙巴克的時候,偶知道偶贏了,他看偶的眼神,那般的寵溺,他什么都給偶最好的。當南辰的逍遙扇揮過父王的頸間時,偶看見父王重重的摔落在地,面前是四散逃竄的魔軍,偶飛上前帶走了重傷的父王,躺在偶的懷里,往日的威嚴全然不見。這是一個布滿著傳奇的世界,傳奇中的你偶,也在締造著傳奇——瑪法野史·裝備篇。偶健忘偶此刻已經沒有逍遙扇了,沒有妖魔再懼怕偶,偶的法術也仿佛被封印了一般使不出來,偶閉上眼失望的看著迫臨的妖魔,突然面前又泛起了那個認識的紅色身影,偶的忘憂,此時正傲立于妖魔中間,而她手中的逍遙扇仿佛在冷笑偶的狼狽。經由這一連串的變故,偶已不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子,偶學會了偽裝,偶的臉上再看不出悲歡。這樣容貌的女子,是偶從未見過的。那晚的夜太涼,迷糊中偶看見忘憂掉下了淚,偶心疼的伸出手想為她擦干,也許是太困了,偶沉沉的睡去了,隱約聞聲誰輕聲說著,對不起。即使滿身血污,依舊掩蓋不了南辰英俊的眉眼,他輕撫著偶的臉,忘憂,假如還有來生,偶依然選擇愛你。偶從未想過南辰愛偶如斯深,甚至賽過了愛他自己,當他風塵仆仆的站在魔軍之間只為找到偶的時候,偶心酸的想掉淚,曾經不染纖塵的男子此刻卻如斯狼狽。是啊,第一次見他,偶便知她不是常人,可偶卻不在意,即使此刻偶死在她眼前,亦沒有半分后悔。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就那樣泛起在偶的面前,衣袂飛揚,手拿一把折扇,英俊的眉眼透著一股淡然,一襲白衣不染纖塵,良多年以后偶依然記得這個畫面,偶的南辰,就那樣永遠的刻在了偶的心上。偶的房間掛滿了畫像,畫中全是南辰,一襲白衣,手拿逍遙扇,偶燒掉了所有的畫像,一并安葬的是偶未曾開花結果的愛情。偶是天尊的大弟子,幾百年前,仍是孩童時,師父便指尖輕畫過偶的眉間說,汝今后可成大器也,偶望著師父慈愛的臉懵懂的笑了。有逍遙扇的彈壓妖魔一直不敢靠近,近幾月卻有不少不怕死的魔獸沖到了城外,瑪法的天空徐徐昏暗,忘憂老是一個人站在沙巴克城樓悄悄的望著遠方,看著她單薄的背影,偶隱隱的有些心疼,為她,即使付出生命偶也心甘情愿。在這世上活了幾百年,終日守護著這座城池不曾離開,由于這是偶的使命。偶叫南辰,可這幾百年都沒人叫過偶的名字了,他們都稱偶為王。看著他一步步的靠近,偶多想沖上去抱著他,偶強忍住眼淚淡淡的說只要你歸順妖界,便可饒你性命,他淡然的笑著搖了搖頭,偶知道,他是不會投降的。忘憂淡淡的望著偶說,南辰,假如你愿意歸順偶們魔軍,偶便饒你一命。從那時起,師父便將一身修為特技傾囊相授,終于偶成為了世間最厲害的羽士。此刻的忘憂,依舊那么的刺眼,魔族的公主,原來這才是她的身份。并非沒有女子傾心于偶,卻都不曾入偶心。他只輕輕的揮一揮手說,若你們自行離去不再傷人偶便饒爾等性命,然父王又怎肯等閑認輸,假如偶知道此次戰爭會改變了偶們的命運軌跡,偶是如何都要勸住父王的,可惜一切都太遲了。有時候偶在想,是否一個人太久,寂寞已經蔓延到骨子里了。南辰是那么的依戀偶,從未對偶設防,偶知道他愛偶,可偶現在的處境又如何能說愛,良多次偶都在想偶不能愛他,父王的死,是夾在偶們之間的一條鴻溝,永遠都無法逾越,而這些日晝夜夜,這些耳語呢喃,卻又是那么真實,偶開始愛上了釀酒,只有喝醉的時候才會忘掉一切。南辰喜歡喝偶釀的醉無心,這個世界,無心往往比有心安閑的多。偶不知道偶是怎么過來的,偶瘋狂的呼喊著他的名字,看著他在偶懷里冰涼,猶如當初的父王一樣,偶恨透了自己,假如不是偶封印了他的法力,他又怎會躲不開黃泉教主的那一擊,偶近乎崩潰,突然間偶想起了一個古老的傳說。但這快樂很短暫,妖界魔軍占領了瑪法大陸,看著慘絕人寰的人間煉獄,師父含著淚送偶出了白日門,臨行前師父將隨身的逍遙扇贈于偶說,此扇在,可保瑪法平安,亦可保汝性命。她從未提起過她的來歷,偶也沒有追問,偶喜歡看她安靜的眼珠,和她的名字一樣,她叫忘憂,她說在她的家鄉,有一種忘憂草,吃了便不會再有憂愁,而她出生的時候恰逢忘憂草繁茂,便得此名。偶癡癡的看著她干凈的臉。 

。越日睜開眼,頭疼欲裂,偶找遍整個沙巴克都不見忘憂,連同忘憂一起消失的是偶從未離身的逍遙扇,偶發瘋似的尋找忘憂,就在通往蒼月的海岸邊,偶被魔獸雄師包抄了,早知道有這一天,沒想到來得這么快,比起死,偶更怕的是失去忘憂。無欲無求,偶看不透她到底喜歡什么,又到底在乎什么?瑪法越來越不安寧了,逐日都會泛起妖魔傷人,不知道為何,偶覺得一場大戰即將到來,偶拿著逍遙扇逐日去邊境除妖,有逍遙扇的威懾,妖魔都不敢越雷池,可城中庶民終日惶惶度日,良多人甚至想逃去蒼月島避難,蒼月島與世隔絕,妖魔也無法入侵。閑暇時,偶便帶著她去蒼月島看海,忘憂最喜歡那里的海,她說這無邊無涯的海能包容一切,也能原諒一切,不知何時,她清澈的眼珠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憂傷,偶淡然的看著這一切,這份安寧還能維持多久。她慢慢走到偶對面坐下說,醉無心,是否是給無心之人喝的?偶從未帶任何女人回沙巴克,某天卻帶著這個穿霓裳羽衣的女子回去了。偶帶走了逍遙扇,昨晚的酒里偶下了封印法術的蠱蟲,沒有了逍遙扇,南辰便毫無威脅,偶沒有想過要南辰的性命,只要他沒有逍遙扇便再不能與妖界抗衡,妖界能稱霸三界的那天,偶也算實現了父王的夙愿。忘憂猶如山澗清冽的一眼泉,潤澤滋潤著偶干涸已久的心,從前靠近偶的女子,無非是看上偶的身份地位,又有幾人是真心待偶,而忘憂不同,對俗世的繁華她從不在乎。當偶悄悄的坐在南辰的對面笑著說,醉無心是給無心之人喝的嗎,那一刻偶看見他眼中的驚艷,那個認識的臉,近在咫尺卻已遠隔海角,終究是回不去了。自上次匆匆一別,偶便再不能健忘他,終于在偶百歲之時成功的修煉成人形,偶的母妃是妖界最美的麋鹿,而偶也不負所望的修煉了一副好胚子,父王很滿足偶的長相,稱偶桃之夭夭,灼灼其華,這樣應該就能配得上他了吧,偶穿上母妃親手做的霓裳羽衣,在忘憂草地翩翩起舞,不知道他是否會喜歡偶這樣的女子?父王召集了更多的魔軍預備再次入侵人界,偶便偷偷的跟跟著,偶只想見一見他,哪怕只遠眺望一眼便好。離開的前一晚,忘憂預備了偶最喜歡喝的醉無心,忘憂的釀酒技術不次于老板娘,偶拿起她為偶斟滿的羽觴一飲而盡,今晚的醉無心帶著一股奇特的香味,想著明天就要與忘憂分開便覺不舍。再次躺在忘憂的懷里,偶輕輕撫摩著她的臉,這張臉,依舊如出水蓮花般素凈,忘憂瘋狂的哭喊著,偶卻再也聽不清,偶感覺身體越來越輕,面前浮現出師父慈愛的笑容,那句未完的囑咐,此扇,可保瑪法平安,亦可保汝性命,若失此扇,汝難逃劫數。這是一個布滿著傳奇的世界,傳奇中的你偶,也在締造著傳奇——瑪法野史·裝備篇。妖界長老送來書信,魔軍已經預備好了,只等偶的步履了,偶知道,這一天終于仍是要來了。逍遙扇嗜血,妖魔聞之喪膽,偶所到之處,妖魔皆不敢近,為了長久的彈壓住妖魔,偶便留在了沙巴克,瑪法庶民尊偶為城主,逐日朝拜。父王的死像是梗在偶心頭的一根刺,日日刺痛,午夜夢回,看著枕邊熟睡的南辰,偶多么想這些只是夢一場,夢醒后偶仍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忘憂。這是一個布滿著傳奇的世界,傳奇中的你偶,也在締造著傳奇——瑪法野史·裝備篇。(四)誰寂寞了誰的海角曾經幻想過一百種和南辰的相遇,都在父王的逝世后化為泡影,再次泛起在南辰眼前,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忘憂,看著面前的男子,偶有一瞬間的模糊,假如偶不是妖,而他不是人界的王,那么一切該多好,天涯海角,偶都會隨他而去。偶并不習慣這樣的糊口,偶懷念的是白日門自由閑散的時光。閑暇時偶喜歡去酒館坐坐,老板娘釀制的醉無心能讓偶暫時健忘百年來的孤寂,世人都不解偶這樣的男人身邊怎么會沒有一個女人。南辰擁有至高的法術,他手中的逍遙扇更是威力無比,父王也無力抗衡,回到妖界以后,父王更加勤練兵馬,偶知道父王一直想占領人界,良多次挽勸他,但愿能減少屠戮,父王都只是輕輕的摸摸偶的頭,自古人妖不能共存,這是天命。有了忘憂的日子,偶的人生才有了意義,偶從未對一個女人如斯的迷戀,任何時間地點見不到就會想念,偶予她偶能給的最好的,偶喜歡她在偶耳邊呢喃著說愛偶,喜歡她溫柔的靠在偶的懷里。在沙巴克城門口,偶終于看見了他,翩然立于城墻,依舊是那張干凈的臉。偶從未離開過妖界,直到一次靜靜的隨著父王來到了盟重,偶才知道這個世界居然還有人類,而在偶眼中一向慈愛的父王卻率領魔軍屠戮了一個村,看著血流漂杵,尸橫遍野,偶很難熬難過,偶想要阻止父王,豈非人妖不能和平共處嗎。偶想偶是著魔了,偶將偶的使命與師父的囑咐通通拋之腦后,偶只想快點見到忘憂。偶知道南辰他也會同意偶這樣做的,南辰,讓偶帶你走,天涯海角,去只有偶們兩人的地方。用自己的血作引,將南辰的魂魄引入逍遙扇封印,這樣南辰便會永遠陪伴偶了,偶知道偶這樣做很自私,可沒有南辰,偶活著又有什么意思。盟重越來越重的妖氣,偶決定將忘憂送往蒼月島,只有她平安,偶才能無后顧之憂。看著他干凈的眉眼,偶欲伸手去拂掉他身上的塵土,一切都來的太快,看著黃泉教主揮舞著長戟刺進南辰的腹中,偶覺得快要眩暈過去,南辰就那樣輕飄飄的落在偶的腳下,南辰的血濺在了偶的霓裳上,偶揮舞逍遙扇打向黃泉教主,看著他身首異處依舊不能減少偶的恨,偶痛苦的抱起滿身是血的南辰,老天爺為何要這樣對偶,一次次的看著身邊最愛的人死去。偶笑著走向了忘憂,多想再一次擁她入懷,就在偶觸遇到她的霓裳,卻感覺身體仿佛被撕裂一般,偶看見站在忘憂身后的黃泉教主,他手中的長戟刺穿了偶的腹部,面前是忘憂發瘋的怒喊,她手中的逍遙扇絕不留情的揮向了黃泉教主,只一剎,黃泉教主便身首異處。天天待在沙巴克這座冰涼的宮殿,看著偶的臣民匍匐在腳下,望著盟重綿延千里的疆土,這些眾生所羨慕的東西偶卻并不在乎。(三)忘憂草何能忘憂偶出生時恰是忘憂草繁盛的時節,在偶們妖界,忘憂草是神草,父王為偶的誕生舉族歡慶,并賜名忘憂公主,父王但愿偶一生能無憂無慮,的確,偶的童年非常的快樂,在父王的庇護下,偶看見的是一個布滿愛的世界,偶的父王是妖界登峰造極的妖王。這個劫,偶從一開始便知道,第一眼見到忘憂,偶便看透她的真身,一只麋鹿妖,可那雙清澈的眼珠,即使是再來一次,偶依然會愛上她。依然是那個偶最愛的女人,近在咫尺卻已隔了海角。(二)一念咫尺 一念海角良多時候偶覺得自己像一葉孤舟,直到遇見忘憂,才找到了停泊的岸。那晚的夜色如水,南辰輕輕的擁偶入懷,偶為他斟滿了一杯又一杯,他看著偶的臉輕聲的問,忘憂,你可曾愛過偶?瞬間的失神,偶輕輕的點頭,南辰仰頭大笑,搶過偶手中的酒壺一飲而盡,看著南辰熟睡偶臉,偶突然恨透了自己,偶的愛,終究仍是要毀了他。遇見她的那天,那一襲紅衣就那樣灼傷了偶的眼睛,她清澈的眼珠淡然的看著偶,淺淺一笑偶竟看得癡迷。他吃力的抬手擦掉了偶的眼淚說,偶的忘憂是不能哭的,父王不外是睡一覺,等忘憂草再繁盛的時候偶便會醒來,不外你是妖界的公主,以后妖界只能靠你了,此生父王只能對不起你了,你房間的畫,偶都看到,而你的愛……看著懷中徐徐冰涼的父王,偶肉痛的仿佛被撕裂,老天是跟偶開了多大的一個玩笑,偶最愛的男人殺了偶最親的父王,而偶又該何去何從,也許這便是天命,是逃不掉的宿命。他會在櫻花盛開的時候抱著偶赤腳踏過滿地落花,會在銀杏山谷為偶摘剛熟的銀杏,會在蒼月海邊陪著偶看夕陽,偶喜歡蒼月,蒼月的海那樣的靜,仿佛能讓人忘掉所有的憂傷。偶不怕死,可是偶有了忘憂,偶心心念念的女人,偶便有了念想。
·下一篇;由于想要最強的同時就很費錢這時 瀏覽次數:
最新文章
· 偶覺得這個玩家一定是瘋掉了
· 其中有網絡卡了被怪爆裝備的經歷
· 魔法攻擊也隨之得到了加強
· 蒼月的海那樣的靜
· 直到最后肯定就是沒有人會玩了的
· 由于想要最強的同時就很費錢這時
· 傳世私服無非就是夸大自己玩的那
· 誘惑有什么好處呢
· 究竟偶撿的是別人的東西
· 也是玩起來較為無聊的一個職業
熱門文章
· 爆率小的時候只能拼人品了
· 游戲形成并無益處
· 不受這種優待一般
· 合區是在所難免的
· 神跡著實讓人膜拜不已
· 下載一個網絡游戲消磨時間
· 差距并不是相差懸殊
· 只要你注意觀察便可
· 那種可能性確實存在
· 就似乎你回到故鄉時
《新開網通傳奇私服發傳奇世界私服,傳世私服,傳奇論壇,傳奇sf,新開傳奇sf布新開傳奇傳奇私服zhaosf為您180飛龍復古傳奇的內容sf網站提康菲 康菲石油 康菲中國康菲石油中國有限公司 康菲潤滑油 康菲車用潤滑油灣仔之虎 康菲工業潤滑油 康菲船舶用油供輕變傳奇私服發布網和變態傳奇世界私服今日新開傳奇1.76好私服網站
天天彩票w